我们各自散落在 天涯

东山一把青
黄昏好风景

念书的时候,连追剧都不会了。

一首藏在书里的诗


我喜欢的人

很高很瘦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

连正脸都没瞧见

可就是莫名觉得很喜欢

他很神秘

我总见不到他

我猜他

一定是不食人间烟火的

他那么瘦

走路的时候

衣角带风的

可他是不羁的

他喜欢摇滚

迷恋列侬

会谈贾宏声

会抽烟

偏爱南京烟

他写字

也写故事

他说编的

可我觉得很像他

他的故事解释了我对他的疑惑

他喜欢上世纪八九十年代

全球冷战 

学生暴动

艺术井喷

高三那会儿

我正痴想着

要去二战当战地记者

他觉得25岁死正好

短暂而灿烂

我想也是

肆意妄为容颜未辞

朋友说我不适合他

那时...

我去对面等你

买的彩铅到了 对着别人画的模仿了一幅  画面脏兮兮的  但是第一次画 自我感觉还不错

我记忆的起点

  好像从小到大我都很喜欢睡觉。一觉睡到自然醒,然后眨巴眨巴眼睛,继续睡,睡得头昏脑涨的也没感觉。

  上小学的前一晚,我很激动,但还是很郑重的说自己要早点睡,因为真的怕明天会起不来。我还记得那张床,那时候我还和爸爸妈妈一起睡,我虽然有自己的房间,但是房间里空无一物,徒有四壁。那张床在这十二年间被拆拆卸卸已经没了,可至今我还记得它的样子:一床很厚的席梦思搁在床架上,黑色的木雕立在床头,每次我坐着靠着它时,都咯得我很不舒服,床面离地面很高,或者说对于那个时候的我很高,因为我还需要趴在床边上才能蹬着腿爬上去。我在外婆家还能看见我被外婆抱在襁褓里坐在那张床上的照片,和我记忆里的那张床是一样的。...

而你是灿烂的

你迎面而来

步伐肆意

你一如既往

走得挺直

你呀你呀

依旧是那么的

温润如玉树临风流倜傥


你咧着嘴

满脸笑意地

向我

啊不

是向我的方向挥手


热烈的阳光下

你是白皙的

是灿烂的

而我是爱你的


偷偷地

小心翼翼地

藏着掖着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

  我怀着一种热烈的好奇心,探听和窥视你的行踪。

斟酌

  我有时候是在斟酌:

  说些什么,不说些什么;

  避开什么,迎合什么;

  刻意隐瞒什么,有意透露什么。

  累吗?有一点。

  却习以为常,并开始上瘾。

  

岛上书店

  没有谁是一座孤岛

  每本书都是一个世界

1 / 4

© 后来 | Powered by LOFTER